袁源

玉龙雪山。

图中的主角并不是蜂鸟,而是类似蜂鸟的蜂鸟鹰蛾。蜂鸟鹰蛾的飞行速度极快,并且几乎不会停下来休息,因此拍摄的机会只有它悬停在空中取食的那短暂一刻。发现这只蜂鸟鹰蛾的时候它离我还有一段距离,为了能在它离开这片花丛前拍到它,我选择了最近的直线距离——需要经过一片齐腰高的草丛和一个小水坑。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蜂鸟鹰蛾,所以我踩到了那个水坑,但我毫不介意。拍到好照片的那种溢于言表的兴奋之情,只有真正热爱摄影的人才会明白。

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文峰古塔是合川的重点保护对象,围塔新建的文峰古街亦成为重点景区。然而要想保持这里的干净,清洁工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2015年1月24日,合川。

艾利米特公园的“废墟”露天剧院(Ruinentheater),建于1743年。“废墟”剧院仿造罗马式剧院(罗马式剧院也是那个时代的流行剧院风格),由五个石拱构成舞台的拱顶,多立克式立柱给人一种处于罗马剧院的印象。如今,每年仍有戏剧在“废墟”剧院表演。2015年8月,摄于德国拜罗伊特。

拜罗伊特的星轨,德国,2015年8月18日夜。说起这张照片,拍摄过程可谓“惊心动魄”。照片中的民宅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我早早的踩好点,构思晚上来拍摄星轨。夜里12点以后,我来到这里架好脚架准备拍摄,但不敢靠得太近,担心打扰到房屋的主人。就在此时,周围不知哪来的灯光齐刷刷全部照在我身上,吓得我呆在原地不敢动弹。赶紧摸摸口袋,还好护照和音乐节的卡都带着,稍微安下心来——警察应该不会把我当成小偷。但半天不见动静,我这才敢看看四周,发现原来是房屋附近装的感应灯被我弄亮了,并不是有人拿手电在照我。虚惊一场。而屋里似乎也没有人,我这才放心的继续拍摄。

凌晨4点,头顶下弦月,来到文峰古街的牌坊处,拍下这张很久以前就构思好的星轨图。

帅气的跳蛛。

第二次来到湖南罗溪国家森林公园,在山中的小溪里泡着溪水拍了几个小时豆娘,结果给冻感冒了,第二天发着烧坚持着拍到了这处瀑布。暗自庆幸幸好来拍了,否则错过如此美景得多后悔啊。

小溪边的蓝色豆娘。

晨。湖南罗溪国家森林公园,2015年7月19日。

偶遇独角仙。

照片中的小蜘蛛名叫白斑猎蛛,隶属跳蛛科。我在老家的厨房里发现了它。随后我想办法把它引到了我的手指上,然后单手操作相机,利用厨房的辣椒做背景拍下了这张照片。通过和我的手指的对比大家就会发现它有多么的小——它的身长大约只有5毫米。

重庆,合川,文峰古街。

秋日的蒲公英。

我最喜欢的一张荷花照片。2012年7月14日,摄于北京圆明园。

© 袁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