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源

中国人民大学官方摄影师(个人微信公众号:yyphotos)

冬季的合川,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风景!

就在我回老家合川的当天,一场罕见的雪降临在这个位于西南地区长江上游三江交汇处的小城市。可惜由于大雪导致航班延误,到家时已是晚上。第二天起来准备拍摄雪景,然而雪几乎已经化尽,幸运的是大雪后的天气格外晴朗。在冬季的合川,这样的好天气堪称罕见。


由于地处四川盆地,冬季的合川始终雾蒙蒙的。即便是晴天,阳光也很难穿透厚厚的云层。一直以来,我都在等待合适的天气拍摄冬季的合川,显然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机会了。


当久违的通透的蓝天出现在嘉陵江上空时,江水如镜子般倒映出天空和江对面的八角亭,让我感慨万分。很久以前,合川八景之一——金沙落雁,就位于此处。但嘉陵江上游的水电站修好以后,水位上涨,曾今的沙...

一场罕见的大雪后,位于四川盆地的合川空气少见的通透。早晨六点半,我爬上已经踩好点的一栋还未完工的23层高楼,找好角度等着拍摄日出那一刻的美景。大约八点,太阳从东边的山头窜了出来,就在此时,一只早起的鸟儿开始在附近盘旋。我立刻切换到连拍模式,抓拍到这一令人感动的完美瞬间!2016年1月25日早晨,重庆,合川。

这样的人大校园,怎能让人不爱:)中国人民大学,2016年1月13日。

当我在楼顶拍摄夕阳美景时,这位建筑工也眺望着远处的夕阳思考着什么。这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他生活的不易,感受到他对美好的向往。我悄悄的举起相机,在不打扰到他的情况下记录下了这一刻。中国人民大学,2015年12月5日。

从贤进楼顶层眺望西边,夕阳的光辉从云层中透过—— 一幅天然的画卷!中国人民大学,2015年12月2日傍晚。

中秋佳节,赏月不如拍月。发一张彩云逐月,祝大家中秋快乐!

艾利米特公园的“废墟”露天剧院(Ruinentheater),建于1743年。“废墟”剧院仿造罗马式剧院(罗马式剧院也是那个时代的流行剧院风格),由五个石拱构成舞台的拱顶,多立克式立柱给人一种处于罗马剧院的印象。如今,每年仍有戏剧在“废墟”剧院表演。2015年8月,摄于德国拜罗伊特。

拜罗伊特的星轨,德国,2015年8月18日夜。说起这张照片,拍摄过程可谓“惊心动魄”。照片中的民宅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我早早的踩好点,构思晚上来拍摄星轨。夜里12点以后,我来到这里架好脚架准备拍摄,但不敢靠得太近,担心打扰到房屋的主人。就在此时,周围不知哪来的灯光齐刷刷全部照在我身上,吓得我呆在原地不敢动弹。赶紧摸摸口袋,还好护照和音乐节的卡都带着,稍微安下心来——警察应该不会把我当成小偷。但半天不见动静,我这才敢看看四周,发现原来是房屋附近装的感应灯被我弄亮了,并不是有人拿手电在照我。虚惊一场。而屋里似乎也没有人,我这才放心的继续拍摄。

新宫之夜,2015年8月,摄于德国拜罗伊特。拜罗伊特新宫(Neue Schloss Bayreuth)建于1753年,意大利式建筑装修风格和洛可可式风格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体现和融合。新宫虽小,但每一个房间的华丽精致度都可与波茨坦次腓特烈大帝的无忧宫相媲美,是拜罗伊特最值得参观的经典,没有之一。

艾理米特宫的早晨,2015年8月,摄于德国拜罗伊特。拜罗伊特艾理米特宫(Bayreuths Eremitage)建于1719年,是德国最著名的18世纪公园之一。公园主体框架是由乔治·威廉伯爵(Markgraf Georg Wilhelm)所建,艺术设计部分则由德国腓特烈大帝最喜爱的姐姐——女伯爵威廉米勒(Markgräfin Wilhelmine)完成。照片所呈现的是艾理米特宫最漂亮最雅致的一部分,它由两部分组成:正中是太阳宫(Sonnentempel),两边是巴洛克式花厅(当时用于冬季储存橘子)。太阳宫顶部是太阳神驾着由四头马拉着的镀金马车雕塑。整个建筑的突出亮点在于...

该建筑名为Iwalewahaus,照片展示的是该建筑的经典临街门面,属于巴洛克(Barock)和新艺术(Jugendstil)建筑风格。1907年建成,当时是拜罗伊特市市银行。1981年成为拜罗伊特大学非洲学研究中心,主要用于研究、和传播非洲艺术、音乐和文化。2015年8月,摄于德国拜罗伊特。

【组图】在德国小城市拜罗伊特的第5天,凌晨4点出发拍摄这里的建筑。本计划拍摄星空+建筑,结果4点多天就已经微微发亮(这里夏季夜晚特别短,晚上9点多天才黑尽),星空是没法拍了。最后等到日出的时刻,在拜罗伊特的街头拍下了这两张照片。

好奇的跳蛛。

凌晨4点,头顶下弦月,来到文峰古街的牌坊处,拍下这张很久以前就构思好的星轨图。

帅气的跳蛛。

如何拍出漂亮的微距照片?

1、微距摄影能为我们带来什么

在我开始微距摄影以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从来没发现xxx也能这么美!”是的,在这之前,我也从来没发现蜘蛛能这么美,苍蝇还有可爱的一面,水珠可以如此吸引人的眼球!我总结了一下,微距摄影至少能为我们带来如下好处:

(1)让你进入神奇的微观世界,开阔你的视野


观察用水珠“洗脸”的小螳螂


发现苍蝇可爱的一面


寻找隐藏在屋里某个角落的小跳蛛

(2)让你足不出户,也能出大片


可以拍摄窗台上的雪花


拍摄室内植物上的水珠


拍摄家里的首饰

(3)赋予你一双更细腻的眼睛,去发现与众不同的美


记录夕阳下不同寻常的蒲公英


还有...

跳蛛特写。ps:这个模特是自己跑到我书桌上来的,也算是很有缘分呢。

感受2:1的超微世界 | 初试蛙头

微距镜头的最大放大倍率通常为1:1,这样的放大倍率虽然足以应付大多数微距摄影题材,但在拍摄一些较小的动物,比如跳蛛时,你会发现这样的放大倍率远远不够。所以佳能出了一款放大倍率高达5:1的MP-E 65mm f/2.8镜头,让我们可以拍摄那些更为微小的动物。


MP-E 65mm f/2.8固然是一款非常不错的微距镜头,但考虑到它7000多元的售价,如果单单是为了拍摄极为小众的微距题材就购买这款镜头,的确是有些不值。还好,就在我犹豫到底要不要购买这款镜头的时候,蛙头出现了。


蛙头(60mm f/2.8 微距镜头)


蛙头其实是一款国产微距镜头60mm f/2.8...

清晨的草丛中,偶遇正在“擦脸”的豆娘。这只有着漂亮“外衣”的豆娘实在太小了,若不是正在寻找蜘蛛,我几乎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这只白色的小跳蛛体长不到3mm,拍摄时使用近摄接圈增加蛙头(蛙头的放大倍率为2:1)的放大倍率,在约3:1的放大倍率下拍到了这个小家伙的特写。

【组图】初试蛙头,这支国产微距镜头的锐度超过我的预期。最喜欢的是2:1的放大倍率,再也不用担心拍不到跳蛛的特写了。

第二次来到湖南罗溪国家森林公园,在山中的小溪里泡着溪水拍了几个小时豆娘,结果给冻感冒了,第二天发着烧坚持着拍到了这处瀑布。暗自庆幸幸好来拍了,否则错过如此美景得多后悔啊。

攀岩的跳蛛。

小溪边的蓝色豆娘。

晨。湖南罗溪国家森林公园,2015年7月19日。

偶遇独角仙。

太阳初升。湖南罗溪森林公园,2015年7月18日。

正在草丛中寻找猎物的小跳蛛,成为了我的“猎物”。

花丛中的小螳螂。

和我的微距装备来张合影。

© 袁源 | Powered by LOFTER